方禮倫(Evan)是我童年好友方麗珊(Sarah)的哥哥。他們都是香港土生土長的歐亞裔混血兒。還記得小時候剛認識Sarah時,我很驚訝她能說一口流利的廣東話,因為小時候的我認為「鬼妹」說廣東話總是格格不入。雖然認識Sarah多年,我卻是在2014年因為Evan主導的「香港身份計劃」才認識他。及後亦知道,Evan是「香港自由新聞」的其中一個創辦人。在我印象中,一般在國際學校成長的朋友都不太關心香港時事。他們成長於在港外國人圈子,並與本地人有一定的距離。因此,剛認識Evan時感到十分好奇:作為一個成長於在港外國人圈子的歐裔混血兒,為什麼他會這麼關心香港呢?仿佛就像「鬼妹」能說流利廣東話一樣,「鬼仔」關心香港感覺總有點格格不入。

儘管香港是他成長的家,他「鬼佬」的外貌總被本地人或外國人認為他們應該符合某些西方人的典型。然而,身份認同和民族主義問題近年在香港備受關注,加上社會政治氣氛轉變,Evan有時候感到很難再認同香港這地方為家。另外,他的「世叔伯」亦經常對他說他一家人都不屬於香港這地方,不僅是因為他們歐亞裔面孔,亦因為他們的價值觀和想法都很西化。不幸地,他採訪了八年的「香港身份計劃」亦不再獲得資助而告吹。種種因素下,Evan在2016年初患了嚴重抑鬱症和單極抑鬱障礙。經過兩年的治療,Evan的病情得到控制。與此同時,他與妻子Jennifer亦決定離開香港這個家並移民到英國,即使他們在那邊並沒有親友甚至還未知道在那兒定居。

我希望透過這次計劃用照片重新認識我這位朋友,並從紀錄他生活點滴了解他對香港的情意結,從而思考為何他會作出離開的選擇。

8-DSC01759 7-DSC02531 6-DSC02901 5-IMG_2658 4-DSC02078 3-DSC02281 2-DSC02470 1-DSC022231